{SiteName}
国金证券公司
国金证券交易
国金证券软件
国金证券日报
国金证券研究
国金证券排名

寡妇过河,遇见和尚,结果hellip

来源:网络

人生中总有很多故事,

故事中总有很多道理。

01

关于放下

两个和尚游历,途遇一条河;见一女子正想过河,却又不敢过。原来是村里的寡妇,怕弄湿衣服遭人非议。一个和尚便主动背该女子趟过了河,然后放下女子,与另一个和尚继续赶路。

另一个和尚不禁一路嘀咕:和尚竟敢背一女子过河?一路走,一路想,最后终于忍不住了,说:你犯戒了,怎么背了女人?

那个和尚叹道:我早已放下,你却还放不下!

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人生像一只皮箱,

需要用的时候提起,

不用的时就把它放下。

该放下的时候,却不放下,

就像拖着沉重的行李,无法自在。

心胸宽广,思想开朗,

遇事拿得起、放得下,

才能永远保持一种健康的心态。

02

关于舍弃

在高速行驶的火车上,一个老人不小心把刚买的新鞋从窗口掉了一只,周围的人倍感惋惜,不料老人立即把第二只鞋也从窗口扔了下去。这举动更让人大吃一惊。

老人解释说:这一只鞋无论多么昂贵,对我而言已经没有用了,如果有谁能捡到一双鞋子,说不定他还能穿呢!

人之所以会心累,

就是常常徘徊在坚持和放弃之间,

害怕坚持却又毫无收获,

想要放弃却怕失去太多。

只是,人总要有所决断,

有一些值得记忆的东西,需要坚持,

有一些必须放弃的东西,则要丢弃。

注定无法挽回的痛苦,不如早点放弃。

03

关于做事

有个老木匠即将退休。老板舍不得他,要他再建一座房子再走。老木匠虽答应,但心已不在工作上,用的是差料,出的是粗活。

当房子建好后,老板说这就是他送给老木匠退休的礼物,以感谢老木匠这么多年的贡献。老木匠没想到建的竟是自己的房子,既羞愧又后悔。

做人做事别计较,

计较多了烦的是自己。

其实,

人生每一件事都是为自己而做,

要做就做到最好。

做人干干净净,做事有始有终!

04

关于羡慕

两只老虎,一只在笼子里,享受着别人的喂食,却认为自己失去了自由,十分不快乐。它羡慕那些在荒野中自由奔跑的老虎。

另一只在荒野中为了生存不得不捕猎,对抗艰苦的环境,也十分不快乐。它羡慕那些在笼子里什么都不需要做的老虎。

两只老虎互相羡慕对方。它们决定交换身份,开始时十分快乐。

但不久,两只老虎都死了:一只因为长时间在笼中早已不会捕食,饥饿而死;一只在笼子里,因为想念自己自由奔跑的样子忧郁而死。

有时,人们对自己的幸福熟视无睹,

总是把眼睛看向别人的幸福。

其实,自己所拥有的正是别人所羡慕的。

知足的人,

总能找到让自己快乐的理由,

就连小小的惊喜,

都能让自己开心好多天,

不知足的人,

欲望总是得不到满足,

生活处处充满了计较。

05

关于侥幸

在报纸上看到一个人买了彩票中了万,大部分人会蠢蠢欲动跑去买,小小的门店门庭若市,觉得这么”幸运的事可能会发生在我身上”!

但如果你在报纸上看到一起车祸,50个人中有两个人买了保险,各赔了万,你会觉得这两个人没买错,但你不会立马去买保险,觉得这么"倒霉的是不可能发生在我身上"!

这就是人性的贪婪和侥幸。

人生没有侥幸,

只有侥幸带来的不幸。

而脚踏实地,稳稳当当,

有条不紊地向前走,

至少,该拿的,不会少。

道理很多,人生却只有一次。

听了这么多,

哪怕学到了一点都是福气。

送给诸位朋友!

-End-

有一条江,因其拐了两弯,一折二折之下,便叫了之江;口耳相传之后,便有了浙江。   燕赵、齐鲁、巴蜀、江东、陇西、岭南、漠北……或山或水,或江或湖,成就了中华版图。   而浙江,却始终以一种进取的姿态,刻画着自已在中华大地上的维度。   97年前的这里,浩渺的烟波南湖之上,一群书生围坐在船中,未沉迷于眼前如诗如画的风景,却酝酿着一场改天换地的风雷。   57年前的这里,一个名叫义乌的火车小站停靠点上,在“鸡毛换糖”的此起彼伏声中,却孕育了日后一个叫物流的时代。   37年前的这里,瓯江之畔,一场大火烧醒了诸多皮鞋小作坊的业主,明白了市场规则下质量和契约究竟意味着什么。   17年前的这里,一个颜值不高的小个子,正忙活着他与四十大盗的梦想。   7年前的这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已悄然在百姓心里生根发芽,浸润着血脉的生生不息……   而这之江的水,无论风云如何变幻,始终奔流不息!   山水烘托了人杰,人杰也烛亮了山水!一个人的坚持叫操守,一群人的坚持叫法则,若是再加上时间的演化和水土的滋养,便成了文化!   “负箧曳屣,行深山巨谷中……足肤皲裂而不知。”大儒宋濂的话语,若投映到浙商“四千精神”的旅途,相必也是别有一番滋味。   “身在夜郎家万里,五云天北是神州”,阳明先生的词作,若辅以船王包玉刚的言行,我们不难发现,那一弯之江水,依旧激荡在你我的心头,至今难忘。   于是,便有了李书福痛斥电动汽车“伪制造”的激昂;便有了马云关于中美贸易争端的铿锵;更不乏董卿“苔米花虽小,也学牡丹开”的情怀。   不知不觉,光阴轮转。   红船,一直停在那里,络绎不绝的人群,用瞻仰的目光将它链接到了心中,化作信仰。   当年换糖的老汉,早已铸成了铜雕,成为城市的地标;温商,作为浙商的一个支群,继续着市场肌体“催化剂”的角色。   国人在接受互联网思维的同时,更以欣赏的眼光致敬阿里巴巴,领跑者、创客、追梦人……顺应“互联网+”风起云涌的新趋势,雨后春笋般冒出的“众创空间”让浙江年轻人如沐春风,如鱼得水。   “两山”理论践行至今,政务生态优化,自然生态改善,浙江这棵梧桐树,何愁唤不来金凤凰?只需看一看身边的阳光、空气和水,你就会豁然开朗。   也许是因为身处江南,那一湾之江水,更多的时候,以一种温婉文静的面目存在。   但作为其中的一滴,我深知她的澎湃,虽一折再折,却初心不改,奔流到海!

每个孤独的人,都渴望被需要。   我一直相信,人在极端环境下所爆发出来的求生欲,往往不是来源于「我还没活够」,而是来于「还有人在等着我去照顾」。   看完《南极之恋》,我更加相信了这个道理。   一个傻兮兮的没有户外生存经验的土豪,凭什么能在南极经历过各种磨难还能生存下来?   就凭他有喜欢的人,就凭他被需要。   你也许觉得这是在开玩笑,那就当开玩笑吧,反正命运跟我们开过的玩笑也不少。   如果你也曾孤独过,你就会明白,「被需要」的感觉是有多好。   在无数个深夜,你曾拿起手机,想找喜欢的人说话,但你拿了又放,写了又删,发送又撤回,因为你怕。   你怕一厢情愿。   你怕你需要对方,但对方不需要你。   你是如此的怕打扰,以至于就连发一句“打扰了”,也觉得这句话本身也是一种打扰。   你是一根蜡烛,愿意用生命为她燃烧。   听起来很美。   但不凑巧的是,她的生活灯火通明,根本不需要被你这点微弱的烛光。   孤独,是烛光无处安放;相爱,是彼此燃烧照亮。   每个孤独的人,都渴望「被需要」。   在《无问西东》里,黄晓明抱着毁容的章子怡说了一大段情话,很多人被那段话所打动。   但我印象更深的却是黄晓明的另一句台词:「我有需要照顾的人」。   对一个人表达爱意,当然可以用千言万语,但如果仅用这一句「我有需要照顾的人」,也足够了。   《南极之恋》里也有很多戳动人心的台词,这些台词也在诠释什么是「被需要」。   比如男主富春对女主如意说的那句:「如意,我回来了」。   这句话太平淡,平淡到像樱桃小丸子的那句「我回来了」。   但正是这句话,给人一种回家的感觉,家是很暖的地方,而在南极,恰巧需要这份暖。   他每天出门寻找希望,后来才发现,屋子里的她才是希望。   所谓彼此牵挂,无非是外面的他想回家,里面的人在等他。   又比如「我怕风停,因为风停了就没声音了;但我又怕起风,风一起,身后的脚印就没了」。   这句台词把孤独和无助诠释得淋漓尽致。   在不见人烟的南极,你能听到的几乎只有风声,于是你希望有风作伴。   但是风一起,你又怕脚印消失而找不到回去的路。   这是一个矛盾。   所有的孤独患者都有这样的矛盾,他们的精神世界就像南极一样荒芜冰冷。   你渴望找一个人去化解孤独,但又怕找错了人,反而会更加孤独。   男女主角就是在这样一个孤独的环境里互相取暖,他们因为求生而走到一起,又因为走到一起而坚定了求生。   这部电影很暖,因为诠释了相濡以沫。   这部电影又很冷,因为相濡以沫的人最终还是要面临一个选择:要不要相忘于江湖?   世间最残忍的事,不是让你失望,而是先给你希望。   去看这部电影吧,如果你此刻幸福,看完你会更加珍惜。如果你此刻孤独,看完你会向往幸福。   愿你早日找到需要照顾的人,也愿你能早日被人照顾,更愿你从此不再失望。

容纳其他物体,比如液体和固体的东西,被叫做什么?   答案有很多。容纳水的是茶杯和脸盆,容纳酒的是酒瓶和高脚杯,容纳沙石的是斗车和土簸箕。   但这些容具,都无法配上一个隽永对称的汉字,那就是“器”。器是什么?器是一种整齐端庄的存在,用足够完美的自己来盛容其他一些东西。   国家博物馆的镇馆之宝后母戊鼎,可以被称作“器”。岁月刻下的青铜锈痕,遮不住精雕细琢的千年遗风。静静望着这尊与人同高的器具,就能想到彼时它满载贡物,金光辉煌地出现在祭祀典礼上的骄傲。   今年初成功试运行的中国核聚变反应堆“人造太阳”,可以被称作“器”。这是国之重器,虽然它使用的时间,只有强磁约束激活时的短短剧聚变一瞬,可即便是空置的机器,也从未褪去任何一分一毫的价值。   容具和重器的区别,就在于能否在不同的环境下,保持自己的本来意义。   一只简单的玻璃杯,装上茶水就成了茶杯,倒入白开水就成了水杯,盛满啤酒,就又成了觥筹交错的酒杯。它的用途和价值,跟随所容纳的液体产生变化。   但重器是不一样的。例如两千年前,后母戊鼎内可能盛放的只是牛羊肉而已,随之被埋入地下,黄土填纳其中;直至现代,清理整洁的后母戊鼎,再也不会被放入任何东西,可它本身,已经成为了价值和历史的代名词。   做器如此,做人亦如此。   人的社会,是一个复杂的结构,我们每个人都如同大海中的游鱼,被浸泡在纷扰的大千世界里。金钱、荣誉、地位,有太多的坐标系,在规定着一个人是怎样的人。   大部分人追求一生,只是为了成为别人眼中的自己。拥有金钱者,在商业圈里呼风唤雨,得到他人的拥戴;向往荣誉者,在名利场上前赴后继,只为他人的几句客气;觊觎地位者,甚至贪赃枉法,无非想要他人的处处逢迎…   可是,当把这些“他人”去掉以后,我们还剩下什么?如果我们也是一件容器,当把这些“液体”倒出以后,我们又是什么?   美器不必满,而大才不必寄于他人。   我不否认在凡尘中追求价值的积极意义,但也希望我们都能够寻求到一份自我世界的宁静。古往今来,多少诗人骚客,都是在生活的逆境中,离世独处,羽化独立,最终留下了不朽的千古名篇。晋陶渊明独爱菊,而后人独爱陶渊明,无非是爱他身上那一点儿自由气。   古人云,君子慎独。我想,每个人都需要一个放空自己的机会。或许是在下班回家的深夜,或许是游赏公园时的小憩。我们应当倒出体内的一腔滚滚浊世,思考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又希望自己成为怎样的人。   从来没有哪一件美器,是不经历阵痛和雕琢而生的。愿你成为更好的自己,能够容纳天地而不满,俯察草木而不骄,栉风沐雨而不危,行路百里而不忘初心。

-08-:50:50

  鸟鸣花语,虎啸猿啼,世上万物皆有语言,我独钟情中国古建粉墙黛瓦传递的浅吟低唱。   “一生痴绝处,无梦到徽州”,认识你,始于汤显祖。   流水线上生产的城市,复制的威尼斯小镇,克隆的霓虹灯璀璨夺目,我迷失在钢筋水泥构筑的樊笼里。   于是一个落花时节的暮春,我逃也似地离开了车水马龙的喧嚣城市,踏上一段青青石板路,穿过座座古牌坊,开启我的徽派建筑之旅。   建筑是世界的编年史。当风靡一时的徽剧俨然明日黄花,传说也已沉寂,只有屹立在皖南大地上的粉墙黛瓦,宛如一位多情的女子在时间轴里辗转流徙,浅吟低唱着每一块砖,每一片瓦的前世今生。   建筑是凝固的音乐,那是无声的语言,用石头写成的史书。明清时期如日中天的徽商荣归故里,千金散尽,建成一幢幢精巧别致的住宅,五叠式马头墙高低错落,抑扬顿挫的起伏变化宛如一曲曲田园牧歌,歌唱着桃花源里人家的恬淡闲适。一代儒商更是将闲情逸致寄托于雕花梁架、楹联字画、木雕石刻上,在粉墙黛瓦的住宅里营造出别具一格的乡土建筑文化。   黛瓦粉墙疏林外,碧水环山烟雨中。文学语言描绘的优美胜境总是令人心向神往。远远望去,粉墙矗矗,栉比而立,掩映在湖光山色之中,犹如水墨丹青妙笔,描摹勾勒出一幅幅画里村庄。我不是徽州人,可是对于每一个无家可归的城市流浪儿来说,或许这样的粉墙黛瓦亦可以盛放我的悠悠乡愁。   那日黄昏,我一步一步走向你。   柴扉虚掩,轻扣门环。咯吱咯吱,一位蹒跚老妪缓缓将门打开,一阵潮腐的空气迎面扑来,仿佛用语言讲述着老宅的今生。落日的余晖斜射进狭窄的天井,斑驳的墙壁上挂着已经松落的字画,楹联上的对联,字迹几不可见,也早已消退了鲜艳的红色。门楼上“八骏图”石雕处野生的杂草,倒也生长得自在茂盛,随处堆在墙角的窗棂,积聚了厚厚一层灰,几只蜘蛛正忙着编织美丽的家园……我的心莫名地一沉,行将倾颓的百年老屋啊,在现代化快节奏的时间轴里,在落寂与自尊,矜持和无奈的岁月里,守着一个怎样的未来?   暮色苍茫,斜晖脉脉,我辞别了好客的婆婆,穿过座座石牌坊,踏上青青石板路,回首,粉墙黛瓦在归途中渐成粉壁点点,高高的马头墙模糊成斑驳的背影,仿佛妈妈的背影定格,默默无声把游子守望!   广袤的天地间有着各种语言的奏鸣。巨浪隆隆是海的呼号,松涛阵阵是树林的沉吟;唧唧如诉是秋虫的私语,厉厉如怨是子规的哀词。然而这些各式的奏鸣终究没能融合成一种高级的和谐来,只有我们人类,才懂得用语言沟通万籁,让话语之河汇成心灵之海。   您看,我们学会了外族的语言,使我们告别了老死不相往来的岁月;国际性语言英文让黑人白人情同手足;一个聪明的波兰人更发明了世界语,交流中使人们感觉到,我们的心竟这么近。   然而,有的时候我们也无奈地发现:心灵之河会凝滞了,语言之桥会冰封。天然的隔阂虽给了我们话语的多彩,但也给我们出了这样的难题:无数种的颜色如何交辉一统?   语言与沟通的问题,首先便是一个文化包容与交汇的问题。我们不止一次地见到过一方人操着方言斥另一方人的方言是“鸟语”,我们也不止一次地目睹过一方人用弹孔般的眼睛打量口音不同的另一方人。事实上,对于一个民族乃至一种文化,语言便是其传承与保持的第一要素,尊重并接纳一种语言,往往是真诚沟通的起点,是包容和接纳一种文化或一个群体的前提。倘若我们不分青红皂白地扼杀掉藏语,便不会有汉藏情深的和美;普鲁士人在法兰西推行德语霸权,换来的只是法国民众来自心灵与情感深处的拒绝。   沟通,讲究和而不同,在乎开诚见心,两情相悦。而语言的多样性,不会成为沟通的篱笆墙,却必然是沟通最本真的源泉。随英语泊来的不仅仅是ABCD国际音标,更有莎士比亚、雪莱的情采斐然和剑桥、牛津的懿范彬彬;随汉语走出的也绝不仅仅是方块字和平仄律,还有屈陶李杜的丽藻风华,唐诗宋词的美意朦胧……而当两种语言,这两种迷人的乐音交相奏鸣时,更动听的是汉英文化的交互拓展,汉英人民的心手相接。   沟通,由语言而始,因语言的不同而凝滞,56个民族,上千种方言;余个国家,难以计数的语种……难道,这些只意味着面面相觑的尴尬与不欢而散的无奈?当我们放开视界,敞开心灵,以大同、包容与有容乃大之心吸取他人语言精华,又弘扬自我文学之神韵,我们会发现:每一种语言都是一颗星,共同连缀起了谅解、宽厚、交融的心灵星空。   都说“给永远比拿快乐”,自愿的“被需要”,不仅让人在忙碌中感到快乐,看到对方接受了自己的帮助,更是一种爱的满足,更是一种幸福。   人最大的需要,不一定是金钱,也不一定是地位,而是人的价值,人的价值体现在,被社会需要,被工作需要,被家人需要,甚至被陌生人需要。   他人有需求,自己正好能助一臂之力,这种发自内心的愉悦,胜过一切。有人说幸福是相濡以沫,幸福是腰缠万贯,幸福是身强力健,幸福是儿孙满堂......能相濡以沫,是因为你需要我,我需要你,彼此成了依靠。能腰缠万贯,是因为社会需要你发挥聪明才智去建设,金钱是你创造价值过后的回报。能身强力健,是因为你知道还有很多事需要你去完成,还有很多人需要你去爱。能儿孙满堂,是因为有了你,才能维系一个家的纽带,是你养了一代又一代人,家人需要你这根主心骨。   人只有在无助的时候,才会懂得,自己是多么需要一个肯出手相助的人。而那个被需要的人,或许帮不上什么忙,但有那么一个人可以倾诉,这个世界就不会太孤单。于是,也就懂得了,能在关键时刻成为被需要的那个人,是多么重要。而作为被需要的那个人,或许能帮上忙,或许又只是陪伴,一种幸福感油然而生。   真正聪明的人,宁愿人们需要他,而不是感谢他。我觉得这不仅仅是聪明,更是高尚,回报和付出,他更在意的是付出,而付出在自己看来是实现价值,而从外界分析这是大爱。大爱中实现自我价值,很聪明地诠释了“高尚”二字。   但是,有些人利用自己的能力,使别人不得不需要他,臣服于他,从而敛财甚至伤天害理,这是要遭天谴的。这样的人,他们痴迷于被人需要,已经扭曲了人生观,从而心生邪念,所以上天不会因为他扭曲的“及时行乐”而眷顾。   爱,与狭隘,出发点往往是一样的,但就在某一个节点出现了念头上的偏差。就有可能会造成天堂与地狱的差别。被人需要,是一种幸福,这种幸福是用来灌溉自己,而不是用来放纵自己。   那辉煌的盛唐早已过去,但诗歌仍千百年来在人们心间流淌;古希腊的城邦早已覆亡,而那自由民主的星火却依旧蔓延,在更深广的土地上,燃烧了几千年。   犹太王大卫在戒指上刻有一句铭文“一切都会过去”。是的,没有什么可以永存,最宏伟的大厦最终也不过化作历史风尘中的一把碎土,但我们创造过的思想与美,却在它们的载体与躯壳湮灭后,化作历史风沙中的一抹余香,缠绕亘古,永不逝去。当年左光斗被魏忠贤杀害后,他的喉骨被命令磨成粉,随(后)魏忠贤一饮而下。连喉骨也彻底地碎了,魏忠贤才彻底放心了,如此,你还如何再上书、进言?他却不知,自己饮下的,是一生的恐惧。那东林党人的傲骨不灭,他们的灵魂成为奸恶之人永远的噩梦,也幻化成为历史一曲永恒悲壮的绝响。是的,一切都不会过去。形式的过去预言着内涵的永存。   而今,在这个身边风景迅速变化的时代里,你是否曾闻到,那风中的余香?古龙曾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有生活的地方,有人生活的地方就有传承与遗留。有那么多人感慨的无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丧失,于是他们迫切地想重建,想发扬光大。如此并没有错,只是有许多的文化,它随着历史的云烟,早已很难在当今世界坐上一把辉煌的交椅。它们的位置,应当成为风中的淡淡香气,人们精神家园的盆景,在无声中滋养与温润我们的感情。那些遗忘是必然的啊,传统的审美,或是略带迷信色彩的习俗,它们其实从未在(我们)身边消散,只是硬性地想换回轰轰烈烈的纪念形式,我们才反会感(觉)[到],它们逝去的姿态。   并且一切都能,都值得成为那风中的余香。逝与留的辩证正是自然与历史最智慧的斟酌。当表面随着风沙渐渐融化,那内核也正缓缓显露它的精华。时光逝留的沙漏,更能让我们看清一样事物它真正的价值。大西北的敦煌,曾经的飞天完整而清晰,但对画上它的人,它只是壁画;如今的它虽干涸百孔,却更能承担历史的厚重,真正的杰作,必是经过历史风霜的淘洗,然后逝去了一些,却更余留了真和美。?我们这个时代,是否想让后世回望的时候能找寻到如此一些不灭的精魂?那就让文学的泡沫,让市场的包装淡去些吧,它们,只会在风中逸散。?   一直难忘的一次画展,是新兴的画家自办的,朋友看到一幅画问我,那究竟是传统画风还是后现代的?我看着那幅画,很温暖。   那一刻,我仿佛闻到了风中的余香。

免责申明:我们尊重原创,也注重分享。部分素材来源网络,版权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权益,我们将第一时间删除。

编辑:凤梨罐头,明知世上所有都会过期,仍然期望爱意不变,一个可靠的树洞,欢迎你来倾诉。

今日推荐

↓↓↓点击“阅读原文”,开启幸福生活!预览时标签不可点收录于话题#个上一篇下一篇

转载请注明:http://www.zibenyulixi.com/gjzjrj/22615.html

  • 上一篇文章:
  • 下一篇文章: 没有了
  • 推荐文章

    • 没有推荐文章

    热点文章

    • 没有热点文章